上门做饭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上门做饭 >

好厨师:打造新型网络私厨平台

2019-04-08 16:08
分享到:

  “民以食为天”这句话,在中国从来都不只是传说,也正因此,好厨师的创始人徐志岩将他的创业项目定位于打造新型网络私厨平台,在他看来,食中蕴藏无限商机。

  3月中旬的一天,北京白领吴女士通过“好厨师”APP预约了擅长做川菜和家常菜的王厨师,定好一个周六的中午到家中做菜。“好厨师”APP显示,厨师上门烧菜一般以四菜一汤、六菜一汤、八菜一汤等搭配为主,分别收取79元、99元、169元不等的服务费。在食材备用上,可以由客户提前准备好,也可以委托厨师帮忙代买。最终,吴女士选择了六菜一汤下单。大约1个多小时后,吴女士接到了客服人员的确认电话。客服人员询问了吴女士的具体用餐时间及要求,比如有无忌口等,并告知用餐前一至两天厨师会和吴女士联系,确定菜单及用料。

  “周四晚上,我接到了王厨师的电话,经过一番沟通,我确定了周六要做的六菜一汤的菜单:栗子鸡、松鼠鱼、宫爆虾球、孜然羊肉、咸蛋黄南瓜、蒜蓉粉蒸丝瓜和鱼汤。”吴女士告诉记者,“我还是觉得自己买的食材会比较放心,所以就选择了自购食材。王厨师随后发了一张所需食材的单子给我,上面写有需要备哪些原料。说实话,这里面有些东西真的不好买,比如咸蛋黄南瓜中用的咸蛋黄,我以为只要买咸鸭蛋自己剥就可以,但厨师写明要那种剥好了的咸蛋黄,还好最终东西都买到了。”

  周六早上9点半,王厨师敲开了吴女士家的大门。“他进门时拉了个箱子,上面有好厨师的标志,然后客气地寒暄几句,就去洗手换衣服了。”吴女士描述了当时的情形,“约两分钟后,一个戴着标准厨师帽、穿着印有公司标志的干净制服的大厨出现在了我和家人面前,气场十足。我向他介绍了厨房中的设备都在什么位置,所买的食材都在哪儿,然后就出去和家人聊天了。”

  中午12点30分,王厨师将菜全部做好。离开前,还把炒菜过程中弄脏的锅碗洗得干干净净,又简单擦拭了灶台。“味道不错,价格也合适,算是个新尝试,当然也有值得改进的地方,总之瑕不掩瑜,有机会我还会再用。”吴女士在首次尝试“好厨师”后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如吴女士一般的尝鲜族并不在少数。“我们的客户在持续增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好厨师就已在北京、上海、杭州三座城市开设了分部。”说此话时好厨师运营总监田锋语气中难掩得意。

  由于饮食文化的地域性特点,人们难免对好厨师在北京、上海、杭州这三地的商业战略有无区别产生好奇。“只是在菜品选择上会有不同,上海和杭州主要是杭帮菜,北京的口味比较综合。”

  成立于2014年9月的好厨师,隶属于上海乐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好厨师的官方网页上,有这样一段关于公司的简介:“好厨师是一家新型网络APP的私人厨师,拥有专业的团队,实力雄厚,以倾力呈献各种美食为理念,以‘注重细节,追求品位’为宗旨,致力打造中国一流的网络厨师平台,并努力成为引领中国网络饮食界龙头企业。”这段看似简短的介绍恰是其创始人徐志岩对于好厨师的定位。

  徐志岩谈及自己的职业经历并不避讳,“我最初开过一间广告公司,并不太成功。后来我加入到了家政O2Oe家洁,当时在e家洁做市场副总裁。众所周知,e家洁主要从事家政服务行业,我在e家洁工作的过程中发现,客户不仅对打扫卫生有需求,对做饭的需求也很旺盛,但小时工往往在这方面技能比较欠缺,少有能够达到客户要求的。既然家政O2O解决不了做饭的问题,而市场又有需求,我们的创业机会也就来了。”

  “最初的创业资金来自中路投资,当时只用了4个小时就拿下了第一轮100万元的起始投资。两个月后,中路又追加了400万元的投资。这是我第一阶段的融资经历,很庆幸,比较顺利。”徐志岩说,“创业阶段的辛苦在所难免,我的创业团队真的很棒,他们的执行力很强。创业半年以来,他们几乎没有休息过,一直在忙碌地工作中,一直在不断地研发、拓展线下合作,这让我感到非常骄傲。”

  而努力也并没有白费。春节前后,光速资本完成了对其500万美元的A轮投资。

  有了资本的青睐,徐志岩对于好厨师的愿景离得更近了。“今年下半年,我们还将在广州、深圳、成都、武汉等一系列城市开设分部。”徐志岩告诉记者。

  出生于1976年的张海东尽管年纪不大,但已是一名有着20年从业经历的国家一级厨师。和目前大部分厨师一样,张海东是从餐厅、会所、酒店干出来的,20年的业内经历让他对厨师这个职业和餐饮这个行业有着深入的认知。张海东现在的职务是好厨师品控部的主管。“我平时主要负责招聘和培训厨师,遇到周末比较忙的时候或是有重要宴请的时候,我也会出面掌勺接单。”

  张海东给记者讲述了他加盟好厨师的经历。“去年9月,好厨师刚成立时,就有朋友推荐我加入,我当时没有同意,只答应在节假日或是有重要活动的时候帮忙。我是要养家的,谁知道这种新兴起的厨师O2O项目能不能活下来?过得会不会好?”但张海东的顾虑很快就随着好厨师的壮大而消失。“几个月后,我看到好厨师越做越好,知名度也在增加,我才下定决心从今年1月份正式加入了这个团队。”

  面对记者对于最终张海东留在好厨师发展原因的提问,他回答得很实在,“一方面是前景;一方面当然是待遇、是薪资。目前好厨师给出的薪资确实有吸引力。”张海东说,目前招聘的厨师最少要具有5年工作经验,擅长一到两个菜系,这样的厨师在社会上的工资通常在5000元上下,但在好厨师公司会给出5000元的底薪,再根据接单数量与金额进行提成,算下来,一个月拿到7000元很普遍。

  事实上,确如好厨师的名字一般,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厨师O2O项目能否运营成功的关键恰是厨师,即如何实现对于厨师的招聘与管理。

  田锋告诉记者,目前好厨师有300多名厨师,多为签约全职厨师。“餐饮业属于服务行业,只有和厨师签约,才能保障线下培训的顺利开展,并制定相对统一的服务标准。”

  对于好厨师的用人标准,田锋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厨艺精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是要具备相当的沟通能力。我们对厨师和酒店中的厨师有共同要求,也有差异化要求,比如我们的厨师是要和客户打交道的,前期厨师要和客户沟通做什么菜、如何备料、有无忌口等,后期要问客户是否满意,有无改进空间。”

  张海东告诉记者,他们对于初步面试合格的厨师,还有一定的试用期。试用期间会由老师傅带着新人,在新人独立接单10次以上且评价良好的情况下,才会正式签约。

  成为好厨师的签约厨师后,还会面临一系列的专业化培训,包括洗手、戴口罩、摆盘及结束后清理厨房的流程、电话礼仪等等。“我们的厨师都经过严格的身份认证、厨师资格认证、现场考评、专业培训才能正式上岗服务。”田锋说。

  徐志岩也认为,做O2O服务,最终给用户形成品牌形象的,不是互联网端的产品,而是最终为你上门服务的人。这些人能否提供足够好的服务,是用户最终是否会留在这个平台上的关键。因此,这些人的服务要能尽量标准化——这就涉及各种服务礼仪、和用户的沟通交流等技巧的培训指导。而只有无论在哪座城市、哪个分部都能提供“标准化”的服务时,未来这个平台才有规模化的可能。

  四菜一汤、六菜一汤、八菜一汤,分别收取79元、99元、169元不等的服务费。这样定价真的很亲民,这是否只是好厨师创业初期的推广价?未来是否会提价?长此以往它又靠什么实现盈利呢?

  “厨师O2O项目的服务人群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精英人群,但并不是说我们不服务精英人群,我们的目标客户是那些有刚需的人,换句话说就是需要厨师上门做饭的人。”田锋说,“目前的定价确实是出于推广考虑,我们现在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增加用户体验,但是不是说在推广期结束后、我们有了相当固定客户后就会涨价呢?我现在能给出的回应是:不会涨价。”

  过去一段时间,以电商为代表的互联网O2O已然成为“烧钱”的代名词。与众多互联网O2O项目一样,好厨师也还在“烧钱”阶段。尽管没有成熟的盈利模式可供模仿与借鉴,但有一点已经成为普遍共识——在积累了一定规模的用户后,盈利将不会是难事。

  事实上,自去年9月以来,好厨师在招聘、培训厨师的同时,始终没有放慢探索盈利的脚步。公司同事告诉记者,老板徐志岩经常在出差中,谈发展、谈合作成了徐志岩的主要工作,而一些合作与尝试也在悄然启动。

  一位好厨师的老客户告诉记者,春节前后他请的厨师上门时开始礼貌地介绍起了公司的会员服务。记者查询好厨师APP得知,其已开设四档储值会员卡,分别为1000元银卡、3000元金卡、5000元铂金卡和10000元的钻石卡,针对不同级别客户其也设计了不同的优惠政策。

  上述老客户不免担心地说,会员制的实施相信是好厨师实现盈利的一种方式,但会不会在实现会员制后,就对我们这种偶尔用一下的普通用户有所冷落呢。“比如,我约厨师的时间多集中在周末、节假日,这种时间点,预约厨师的人不会少。实行会员制后,普通客户还能在热门时段约上喜欢的厨师吗?”对此,田锋肯定地说,无论是会员还是普通客户,服务体验公司同样重视,不会厚此薄彼,但也会兼顾到会员利益。

  “我们此前与天猫喵鲜生、美国猪肉协会、光明都市菜园等建立有长期合作关系。在与天猫喵鲜生的活动中,私厨上门可免费烹饪四菜一汤,除原味海鳌虾外,其余三菜一汤消费者可以按照个人喜好,自备食材要求厨师烹饪。”田锋说。

  今年初,好厨师在其官方网站上宣布与滴滴打车达成合作协议,好厨师将为滴滴打车的积分墙提供大量的换购使用券,即150个积分可换一次好厨师服务。和以往的合作不同,好厨师与滴滴看似两个毫不相干的企业竟也产生了关联与合作。“去年底开始,我们就在探索这类‘异业合作’,现在的市场和企业管理者都很开放,大家对于合作很包容、不排斥,为什么不能试试呢,这或许也将成为一种盈利途径。”田锋说。

  在徐志岩看来,厨师上门可以看作是进入千家万户消费者家中的“入口”,未来有更多想象空间。比如此前他们随餐附赠的进口冰淇淋,就有用户在吃完后询问是什么牌子的、可以在何处买到?由此可见,未来随餐的商品、服务等都有机会跟随厨师一起进入到用户家中。

  “我们还有个设想,未来可能会根据厨师的经验与反馈将其划分为几个等级,不同等级的厨师在收费上会有差距。”田锋说道。

  出于对时间成本等诸多因素的考虑,一线城市居民请厨师上门做饭的需求正在释放。这也被视作家政行业O2O往细分领域的延伸。

  和美甲、按摩等O2O项目一家独大的情况不同,厨师O2O领域自开始就充满了浓重的竞争味道。从去年年中开始,伴随好厨师的上线,爱大厨、烧饭饭等一系列提供私人厨师上门做菜服务的APP也紧跟而上。

  徐志岩认为,好厨师是全国第一家上线的厨师类APP,在运营模式、细微差别方面特点鲜明,这也使得好厨师目前从数据上来看是领先的;其次,无论从团队、还是资金方面,好厨师都具有优势。“竞争是好事,我们希望行业内形成良性竞争,简单的模仿或者抄袭不利于行业发展与进步,不可取。”

  而随着好厨师使用人群的增加,其对厨师O2O项目的要求也越发增多。一位使用过好厨师服务的女士就坦言,他们提供代购食材服务,但在其APP上找不到对于代购食材的具体描述,比如有没有合作的定点超市或是食材提供商、收费标准如何。“我希望能看到很具体的服务清单,比如代购普通食材收费多少、代购有机食材收费多少、使用厨师提纲的佐料收费多少,总之越具体越细化越好。”

  田锋告诉记者,目前订餐的客户多数愿意选择厨师代购食材。公司规定厨师必须到正规的超市、菜场购买食材,能向用户提供客户小票。

  “为了尽量避免食材不新鲜或买贵的情况,我们已经联络了一批食材供应点,以保证代购的食材品质安全,价格不贵。未来,我们将统一供应商,比如由中粮等大企业提供食材。”徐志岩称。

  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冯恩援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此类厨师O2O项目我们是支持的,毕竟是适应了市场的需求。但餐饮行业毕竟较之其他行业有其特殊性,关乎健康与安全,这就要求一方面,涉事企业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特别是在选用厨师、培训厨师等方面;另一方面,在该类项目尚缺乏监管标准的情况下,消费者要谨慎地、尽可能地选择那些高品质、信誉好、口碑好的项目。”

  此前,上海餐饮烹饪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金培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厨师提供上门烧菜服务并不是新鲜事,上海市场个性化餐饮市场需要一直较大,一些企业和私人经常有这种需求。只不过现在出现的一些“私人厨师”APP,是利用了网络这一新型传播平台将其做成面向互联网人群的专业服务,也是一种餐饮业态转型的尝试,这些APP的厨师服务如果品质有持续保障,在互联网时代是大有发展空间的。金培华同时强调,厨师在实体餐饮机构工作时,需有上岗证、健康证、技术等级证,而“私人厨师”APP目前还是比较新颖的餐饮服务业态,服务标准尚属空白,更多的行业规范还有待时日加以完善。

  创业过程中有问题在所难免,这一点徐志岩和团队了然于胸。提及厨师O2O项目的未来,“对于午饭,很多人习惯叫外卖,或是选择应付。但晚餐,我们的判断是会慢慢迁移到好厨师这样的形态中来。因为没有理由不迁移:第一健康;第二便宜;第三作为一种新形态更具体验性。而这种迁移速度不会很慢,应该会在未来一年之内有一个巨大的变化,一线城市的很多用户会逐渐习惯于用好厨师来解决自己的晚餐。”徐志岩如是说。

  凡标注来源为“经济参考报”或“经济参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稿件,及电子杂志等数字媒体产品,版权均属经济参考报社,未经经济参考报社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播放。

  【深度】政企投资热高涨 石墨烯上游产业现泡沫化端倪2015-04-09